歡迎訪問《別有病》網站

bybcn
別有病首頁>>網評>> 人物>> 黃建始:慢性病將使國人淪為東亞病夫

黃建始:慢性病將使國人淪為東亞病夫

byb.cn
[人物] 作者 :BYB.cn 日期:2010-5-30 09:43
【分頁導航】


  ???
  都往病那邊去考慮,那病人只會越來越多

?

  記者:我前幾天扁桃體發炎去看病,醫生一上來就說你輸液吧,我說我要上班沒有時間輸液。


  黃建始:不分三七二十一就輸液本身就是很荒謬的事情,我們剛創刊的《健康管理》雜志有個話題就是“國人愛打點滴,危險”,這是一個危險的現象。實際是錯的,能吃藥不要打針,能打肌肉針不要打點滴,這個是科學常識,全世界只有中國全部倒過來了。

?

  記者:記得以前小時候生活在農村,農村有一些醫生,反正人們覺得自己生病吊一瓶鹽水就好了,很多人就在那兒排隊吊鹽水。


  黃建始:所以這都是錯的,整個是違反科學的事情。所以中國目前很多概念糊涂,方向不清。這些都是有待于提高全民素質,讓大家明白這個道理,像這種事情在美國都是不可能發生的,大家都明白。在美國,就是你孩子發高燒,到醫院去檢查,如果沒有異常癥狀,不要說打針,就是普通藥都不給你開,自己到藥店去買一點退燒藥,或者回家用濕毛巾擦一下就行了。

?

  記者:為什么現在會流行這種現象?


  黃建始:因為利益集團在后面,打吊針可以收你很多錢。也不管你身體要不要,所以你說像這些問題不解決,一天到晚講解決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老百姓能健康嗎?這種“打吊針”本身就讓你不健康,這些都是增加得病和死亡機會的健康危險因素。臺灣30年前也是這樣的,而且一進醫院首先給你打一針叫“營養針”的東西,其實就是維生素,在肌肉上打一針,就是賺錢。為什么現在沒有呢?因為最后打出事了,有人打了吊針過敏死掉了,有的人打錯針死掉了。


  我們中國太大了,媒體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,前段時間北京一個報紙就報道,郊區有一個孩子病了,他都不想去打針,一定要他打,最后打死了。報紙登了一版,但居然沒有成為一個新聞,只有一家報紙登了。所以從某種意義看,現在不少國人是“健康意識很強,但是正確的健康意識沒有,稀里糊涂的?!?/p>

?

  記者:但是不能把這個責任推到公眾的身上,主要是醫生的責任。


  黃建始:這怎么會是醫生的責任呢?

?

  記者:因為醫生首先會推薦你去打吊針,而不是我自己要求去打。


  黃建始:你有選擇醫生的權利呀,我沒有推給公眾身上,個人、醫生、社會都有責任。?


  記者:關鍵現在都是醫生選擇你。


  黃建始:我覺得這個東西是整個社會的問題,不是說某一個“個人、群體”的問題,這是整個社會要改變觀念的問題。我覺得這里媒體負有相當的責任,一天到晚在說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所以大家就把關注點放在病上,老百姓也不知道怎么看病,醫生也不知道怎么面對這么龐大的病人群體,政府也沒有提供一個很好的指導,鼓勵創造一個健康的環境。機制不健全,甚至某些時間還在推波助瀾,所以加在一塊兒能不造成病人越來越多嗎?整個社會從個人到醫生、政府、決策者,都是往病那邊去考慮,那病人只會越來越多,最后很可能淪落為“東亞病夫”了。

?

  記者:病人只是想把自己的病早一點治好,這也有錯嗎?


  黃建始:醫院也不都是想多賣一點藥,醫院有各種各樣的情況,你說醫生一定要你打吊針,但還有一種情況是醫生不給你打吊針,你還要打醫生的事情也經常發生。整個人愚昧到像當年魯迅說的“看到人血饅頭還要蘸著吃”一樣,整個社會就是這樣的。我現在跟你講的糖尿病、高血壓這些都是治不愈的,得了就一直伴隨你終生。包括你的扁桃體炎,很大程度都不完全是打針能解決的,和你的休息不好、抽煙也有關。

?

  記者:還是回到您剛才說的“看病貴”的問題,按照你的分析,“看病貴”既不全是醫生的責任,也不全是醫院的責任,那究竟是誰的責任?


  黃建始:每個人都有責任,我也有責任。為什么我也有責任,因為我知道這個真相,而沒有讓更多人知道。你也有責任,你沒有去好好地把真相告訴老百姓,讓大家了解這個真相。每個人都有責任,因為我們大家都生活在這個環境中,我們每個人有責任把它變成一個健康的環境,如果我們大家都不在乎周圍的環境,都埋頭做自己的一點事,雖然今天你沒生病,在那里挺好,可能明天你也生病了。就比如說中國每三個成年男人中有兩個抽煙的現象,大家都覺得已經習以為常了,比如我們三個人坐在這里,假如你抽煙,你肯定不當一回事,當著我的面拿出來就抽了,這在哪一個發達國家都不會存在的。??


  記者:是不是在美國生活久了,回到國內比較不適應?


  黃建始:有些東西永遠都不會適應的,像這種抽煙的事你永遠不會適應,還有中國那種勸酒、喝酒的習慣,那不是文化,那是商業炒作出來的,30年前中國生產的煙很少,30年前酒生產的也很少,30年前誰喝酒?達官貴人喝酒,老百姓哪里有酒喝?,F在因為在商業炒作的推動下抽煙喝酒的人越來越多,所以整個環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很多商業利益集團在往不健康的方向推中國人,而且到目前整個社會還沒有認識到,所以我才會發出這樣的呼聲:中國有沒有可能再度淪落為“東亞病夫”?


  中國的煙草是最可惡的,在這個問題上政府是失職的。政府和煙草專賣是官商一家,煙草專賣局局長是中國煙草總公司的總經理,而且他居然還專門下文要研究生產老百姓抽得起的煙。

?

  記者:要促進煙草業發展嘛。


  黃建始:我反問,為什么不去研制老百姓吸得起的“毒”呢,你說是不是?因為全世界都知道“煙”是可惡的東西,對健康來講是有百害無一利的事情,而我們政府居然干這種事情?,F在有沒有一些覺悟?是有的,假如說,我勸你把甲流病毒吸進去,把艾滋病病毒打進去,面對這樣的官員你會怎么樣做?但是現在居然可以鼓勵大家抽煙。??

?
  記者:你有沒有做最壞的預測,這種狀況繼續5年、10年會是什么樣子?


  黃建始:如果出現慢性病的大規模爆發,整個社會就癱瘓了。因為身上健康危險因素太多了?,F在對中國最大的威脅是慢性病,但是中國主流社會沒有認識到這一點,而慢性病是沒有藥可以治好的,該治的藥都已經發明出來了。我們還花幾十億去研究重大新藥創新,20世紀最偉大的一個藥物創新貢獻是治療高血壓的藥,這個已經很多很多了。


  當你告訴老百姓殺死你的是心臟病,你能做什么?你什么都不能做,只想走后門去找一個好的醫生。


  所以信息的導向很重要,就好像我剛剛舉的例子一樣。你首先要解決方向問題,再去講技術問題。我們現在一天到晚強調技術問題,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所以要找醫院,找好的醫生,實際上這不是主要問題,你找再多醫生都是從中南海往西走去天安門。而我們需要的是往東走,告訴你抽煙是問題,你自己改變習慣,告訴你接觸污染的空氣是問題,大家一起來把空氣污染降下來。

?

搜索 百度 google 360搜
贊助商鏈接
在办公室被强在线播放_最近可以免费观看的电影_影视大全可投屏版本下载_最近2019中文字幕电影下载